第七百一十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

那背影岿然不动,平静道:“我等得人不是你,你也不该来。”

张弛道:“可是我来了。”

秦老缓缓转过身来,他的面容越发沧桑,背似乎更驼了一些,唯有双目深邃如昔,布满皱纹的唇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师父带你来的?”

张弛点了点头:“他和白云生一起来的。”他从怀中取出一页纸,恭恭敬敬呈上。

秦老接过,目光所及却是一副水墨莲花,秦老点了点头,松开手,那页纸悠悠荡荡地落下,中途就燃烧了起来,不等落到甲板上就已经完全变成了灰烬,随风消散。

秦老道:“这艘船可以将你们带到湖心,如何离开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“多谢师公。”

秦老望着张弛,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感触,似有千言万语,可终究还是一个字都没有问。

张弛道:“您要提防我师父。”

秦老摆了摆手,示意他尽快离去。

看到张弛的手势,白小米三人快步赶了过去,白小米和楚江河经过秦老的身边全都鞠躬示意,秦老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毫无表示。曹诚光想悄悄溜上船,却被秦老一把揪住了耳朵。

曹诚光惨叫道:“秦老,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。”

秦老道:“你可以登船,可是你要立个毒誓,以后绝不可对他们生出歹意。”

曹诚光哭丧着脸道:“我发誓,我要是敢加害他们中任何一个,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。”

秦老放开他的耳朵,低声叹了口气道:“大是大非这四个字,你多少还懂的一些!”

曹诚光急火火地爬上了小船,张弛解开缆绳,来到秦老面前跪下去向老爷子磕了三个头。

秦老点了点头:“去吧!”

小船向湖心划去,秦老背着双手,目送那小船越行越远,无边的孤寂再度回到他的内心,这地底的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自己。

该来的始终都要来,两道身影出现在沙滩上。

白云生白发飘飘,身上白衣纤尘不染。谢忠军虽然样子未变,可他的身上已经褪去商人的世俗气,取而代之的是凛冽杀气。

在距离秦老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白云生停下了脚步,对于这位昔日的旧友,白云生心中仍然存在着敬畏,能让他生出敬畏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向天行,一个是秦老,不!现在又多了一个。

秦老转过身,微笑望着白云生道:“来了?”这种感觉就像他们昨天才刚刚分别一样。

白云生也笑着招呼道:“秦局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

谢忠军看到了那条正在向湖心划去的小船,向前跨出了一步,从他出现到现在,秦老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。

谢忠军道:“爸,您还好吗?”

秦老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的脸上,漠然道:“你是谁?你姓什么?”

谢忠军想了想道:“我姓向!”

“很好!你原来是姓向的。”秦老的脸上露出微笑。

白云生叹了口气道:“秦局,你害我父子在天坑中呆了几十年,我的大儿子又死在了你的手里,这世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。”

秦老道:“白云生你就算修为再高,也无法参悟人性为何物。”

白云生道:“人性本恶,参不透人性少了许多麻烦也少了许多痛苦,你有人性,向天行将你视为知己,待你如手足,可你最后又是如何对他?”

秦老道:“妖孽永远不懂人间大义。”

白云生笑道:“你还是一点没变,满口的仁义道德,哈哈,这方面你还不如秦春秋,只可惜啊,他一辈子都被你用来当挡箭牌,到死都是被你利用。”他故意道出秦春秋的死讯试图扰乱秦老的心神。

秦老的表情古井不波。

白云生道:“什么人间大义,我看你是无情无义,自己哥哥死了居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。”

秦老道:“你在深坑呆了这么久,还看不透生死二字,生又如何?死又如何,从我们兄弟二人来到这血灵湖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。”

谢忠军道:“爸,我今日来此只想向您要一个人,并无害您之心。”

秦老道:“向天行?”

谢忠军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,他就在血灵湖。”

秦老微笑道:“不要再叫爸,你爸早已死了。”

谢忠军道:“他没死,你们把他囚禁在血灵湖,他是清白的,他将你当成最好的朋友,可是你却背叛了他,觊觎他的权力。”

秦老道:“是非曲直自有公论,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你永远没机会见到他了。”

白云生道:“他在撒谎。”

谢忠军望着秦老道:“不要逼我对你出手!”

秦老道:“白云生,你有没有告诉他,楚红舟究竟是死在什么人的手里?”

白云生道:“你杀了她。”

秦老道:“是我杀了她,我不忍看她遭受痛苦的折磨,死对她来说是一个解脱。”

谢忠军怒吼一声,一拳击中了秦老的腹部,这一拳如同击中枯木,秦老的身躯颤抖了一下,仍然站在那里,微笑道:“也算是有些血性。”

谢忠军道:“你杀了我妈!”

秦老点了点头道:“当时她怀胎七月,是我亲手剖开了她的肚子将你取出来。”

白云生啧啧赞道:“够狠,咱们神密局的七个,论到心狠手辣,你应当排在第一,这种没人**情连我都做不出来。”

谢忠军血红的双目盯住秦老道:“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后悔,为什么当初没有斩草除根,为什么要将我养大?”

秦老道:“白云生,你还记得当年咱们围捕向天行的那场大战吗?”

白云生点了点头:“自然记得,当初就是受了你的蛊惑。”

“白云生、丁万山、张清风、再加上我们兄弟二人,别的不说,单单是武道境界都已经达到六品逐电境,更不用说我们还有百余人助阵,可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仍然不是向天行的对手。”

白云生对此并无异议,叹了口气道:“如果不是你用阴谋诡计,我们所有人加起来可能都要死在向天行的手里。”

谢忠军听到这里目眦欲裂,他扬起拳头又是一拳击打在秦老的胸口,听到秦老肋骨折断的声音,这一拳将秦老打得向后退了一步,不过,他仍然坚持站着,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伸手抹去唇角的鲜血道:“这一拳是为了向天行?”

白云生道:“为父报仇天经地义!”

秦老道:“白云生,你为何不告诉他,当年参加围攻向天行的还有一人。”

白云生笑道:“我怎么不记得?”他的眼神闪烁了起来。

谢忠军咬牙切齿道:“谁?”

秦老道:“楚红舟!”

谢忠军怒吼道:“你撒谎!”一拳打在了秦老的腹部,秦老干瘦的身躯一个踉跄,坐倒在了地上,他喘了口气,慢慢从沙滩上爬了起来,咳嗽了两声,吐出一口鲜血,微笑道:“看来你不想我这么快死,还想听我说出原由。”

谢忠军看了白云生一眼,白云生道:“连我都不明白,为何楚红舟会帮着我们对付向天行,难道这就是你说得大义?”

谢忠军听他也这样说,看来秦老果真没有撒谎,当年母亲果真参加了围剿父亲的行动,以父亲的实力,这些人联手都无法取胜,也只有身边人出手才能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了,可母亲为何要这样做?

秦老道:“向天行是我的好大哥好朋友,他也是神密局的开创者,不世出的奇才,我视他为大哥。可是他因为一件事性情大变,他的存在不但危及到了神密局,更危及到了我们生存的世界,除掉他是唯一的选项。”

白云生道:“你除掉得可不仅仅是他,我们其他人又有哪个落到了好下场,全都成为了你的弃卒。”

秦老道:“楚红舟暗算了向天行,她也是被向天行所伤,我说得可是实情?”

白云生点了点头道:“此事不假。”这件事一直困扰他到现在,他也很想知道答案。

秦老望着谢忠军道:“你知不知道当年我为何没有斩草除根?不仅仅因为我答应了楚红舟,如果你是向天行的儿子,我绝不会留下你这个祸根。”

白云生听到这里目瞪口呆,他的内心中已经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兆。

谢忠军更是如同被晴天霹雳击中,什么意思?难道自己不是向天行的儿子?

秦老道:“刺激向天行性情大变的人是楚红舟,向天行只顾事业冷落了妻子,所以有个人乘虚而入,而且他和楚红舟珠胎暗结,向天行如此骄傲之人,怎能受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。”

谢忠军怒吼道:“你撒谎!”他抓住秦老肩头用力摇晃着。

白云生知道秦老应该没有撒谎,虽然他并不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可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合理解释当年的一切,同时他也开始感到害怕,秦老将这个秘密说出来,现在自己也知道了,难不成是老秦和楚红舟私通生下了谢忠军?如果谢忠军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不排除杀人灭口的可能,想起谢忠军斩杀秦春秋的实力,白云生的喉头有些发干了,老秦够狠,他是要利用这件事将自己拖下水。

白云生道:“别听他胡说八道,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。”望着在湖中越走越远的小船白云生总算找到了一个转移话题的借口。

谢忠军没有理会他,望着秦老道:“你在骗我对不对?”这个消息来得实在太突然,他居然不是向天行的儿子,不过他能断定自己不是秦老的儿子,他做过鉴定排除。

秦老一字一句道:“你不姓向,你姓张。”

谢忠军面孔的肌肉已经扭曲,虽然他打了秦老三拳,可他的内心此时承受的暴击要比这三拳加起来还要多无数倍,自己变成了一个笑话,天大的笑话。

白云生已经能够断定秦老是在故意说出真相,顺便把自己拖入泥潭,谢忠军竟然是张清风和楚红舟的亲生儿子,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,要好好捋一捋,白云生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谢忠军。

“你撒谎!”谢忠军放开了秦老的肩膀,整个人瞬间憔悴了许多。

秦老道:“即便是我撒谎,你也永远无法证实。”他停顿了一下又道:“当然,你也可以当成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”他的目光投向白云生。

白云生当然明白秦老看自己的用意,他是在提醒谢忠军杀人灭口,这老东西带节奏的本领一流。

谢忠军果然也向白云生看去。

白云生道:“我什么都没听到,别人的家事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谢忠军点了点头,忽然又一拳击中了秦老的胸口,骨骼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,秦老没有躲避的意思,依然硬生生承受了他的这一拳,即便是屡次遭受重创的情况下,他的表情仍然不变,吐了一口血道:“你天生异相,既然能够走到这里,想必楚红舟留给你的灵能已经全部觉醒,就让我再看一眼七彩灵光。”

谢忠军道:“你想错了一件事,我只是一个遗腹子,父母是谁都不重要,我既然能够活到现在,就要做一些事你说对不对?”

秦老道:“野心勃勃。”

谢忠军的右拳笼罩上一层七彩光华,光华开始在他的右拳旋动。

秦老望着那七彩光华,轻声道:“向天行没死,他若是苏醒,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。”

谢忠军手上的光华却突然黯淡了下去,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,秦老之所以没有杀他,绝不是因为答应了楚红舟,也不是因为念在和张清风的交情上,从自己出生那天起,秦老就知道母亲将灵能传给了自己。

谢忠军道:“你们兄弟守在这里是因为你们知道他就快苏醒了是不是?”

秦老道:“也许你有阻止他的机会。”

“你让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利用我对付向天行对不对?”

“我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向天行会怎么想。”

谢忠军怒吼一声,闪烁着七彩灵光的右拳向秦老打去。

天降我才必有用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