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3

这个事在Y中传开了,尽管知道苏辞九是个女生,但还是忍不住激动 。

戴标呢,已经被送到牢里去了,估计不去坐个十几年都对不起那些受到过伤害的女孩们。

虽然大家都知道苏辞九是被下了药,但还是有人忍不住杠:

“呦,才几岁呀就亲上了,啧啧啧。”

“哎呦,少儿不宜!建议学校给苏辞九一个处罚,免得早恋了。”

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要强吻人家。”

这些都是嫉妒苏辞九的脸,不过这些恶评很快在校园网上沉下去。

苏辞九和余澈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,俗称冷战。

学校里的人完全把他们绑在了一块,苏辞九深觉自己已经无颜面对余澈,可是突然转学又会引起一些人的怀疑。

没想到这一冷战,就冷战到了寒假。

苏辞九推了推眼镜,阅读眼前的书籍。

原管家敲了敲门,喊她吃饭了。

眼见着要过年的空挡,上官家里来了不少人,都是一些亲戚,到处都是上官家待客和亲戚笑谈的声音。

苏辞九很烦躁,她把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桌上,下楼。

果然,餐厅里一堆亲戚好友或者是一些合作商。

等等,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个男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,冷峻到不行。

他怎么来了?苏辞九尴尬地倚在楼梯栏杆上。

听着周围佣人一句一句“余少爷”地叫着,苏辞九察觉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。

回忆着之前顾南发给自己S市各大名人的资料,苏辞九当时没仔细看就丢到一边了,现在想起来,她跌跌撞撞地滚到房间里。

仔仔细细浏览了几遍,余氏赫然排在名人榜的第一位。

余国栋和姜雅诞下一子,叫余澈,是余家的独生子,余家未来的继承人。

苏辞九囧,就这成绩还继承人?是自己无知。深藏不漏深藏不漏,都一个学期了隐瞒地这么好。

余澈旁边那个人是裴无,就是她的师父,教她医学,没想到余澈还认识裴无。

苏辞九烦躁地抓抓头发,眉眼显露出不耐烦,她可不能就这么下去了。

“苏小姐?你好了没有?”原管家又上来了。

苏辞九一边应付,一边抓起桌上啃了一半的苹果又咬了一口,埋在衣柜里找什么衣服。

看着柜子里寥寥几件衣服,苏辞九抓起白色衬衫和牛仔短裤就穿上。

“走吧。”苏辞九把门打开,淡淡地说。

原管家也没什么表情,做“请”的手势。

苏辞九打好胸前的领带,下楼。

“九九,下来跟各位长辈打个招呼。”方甯招呼着。

上官悦凝双手得体地摆在双腿上,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,与苏辞九一脸冷漠产生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上官夫人,你家怎么……还有个儿子

”众人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。

方甯捂嘴笑了笑,“是女儿,九九只是去剪了个短发,她是上官家的遗孤,这些年可怜,给接了回来,就是性格上……”她似乎有些焦虑地抿抿唇。

余澈的眼睛撇过优雅得体的上官悦凝,眼神落在苏辞九身上。

亲戚们深深地看了一眼苏辞九,这时再不懂的也要懂了,这上官家明显就是不想承认苏辞九啊,要不然怎么连这些亲戚也不知道上官家里的遗孤?

苏辞九丝毫不在意,靠在墙上,嫌热还解开了一粒扣子。

简直就像不学无术的少爷,学堂里的纨绔子弟。

上官悦凝走了过来,搂上了苏辞九的肩,“这是我妹妹苏辞九,大家要多多关照啊,言语上可能会有点得罪大家,一定要多多理解啊。”

这一讲,倒是把自己闺中佳秀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了,苏辞九也成为了垫脚石。

现场也是有几位小姐的,她们呆愣愣地望着苏辞九,连微笑都僵在嘴角。

如果苏辞九是男生,她们就算是倒贴也要嫁给她。

“还有事么?”苏辞九剥了一根糖塞进嘴里。

她没有顾及上官家的颜面丢下这些权高望重的客人独自上楼。

裴无摸摸胡茬子,他可认得这丫头,还是那么刺。

余澈挑挑眉,“等一下。”

众人打住话题,诧异地看向S市的太子爷。

眼睁睁地看见他走向苏辞九,递了个什么东西,苏辞九冷漠的脸色变得有些绯红,狠狠地瞪了一眼余澈,跑上了楼。

接收到裴无暧昧的眼神,余澈当做没看到,从上官的大门走了。

苏辞九冲进房间,把门锁上,抵在门边,死死盯住手中的联系方式,电话号码微信QQ,就连住址都被写的明明白白。

苏辞九攥紧了手中的纸,糟心地扔在一边。

她浏览了一会儿,早记住了,但她没扔。

*

“对人家有意思?说,刚才给了什么?”裴无八卦的神情这么多年来还是没变。

余澈没回答,撇了撇嘴。

裴无知道这个小子是不耐烦了,连忙打住:“得得得得得得,我不问我不问。”

感觉到兜里的响动,裴无拿出手机,手机屏幕上挂着“小可爱”三个打字,裴无的脸上显示出浅浅的笑。

“喂,萌萌?”

“爷爷!”裴萌嘻嘻地笑。

“爷爷,你说你,你去上官家里怎么都不告诉我,我还想去看看凝凝姐呢!”

裴无听了,倒是了然:“还看凝凝呢,我看你是想去找澈哥哥吧。”

听到这句澈哥哥,余澈扭过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“爷爷~我知道你认识他,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串门啊?”裴萌软软的声音让裴无的心都软了下来,但是裴无行走商界这么多年,怎能不知道裴萌的小心思,虽没戳破,但他是准备将这个太子爷介绍给顾冉栀的。

“害,爷爷最近几天没什么时间,还要忙,你先找你的小姐妹去玩吧。”

“哼!”裴萌气鼓鼓地挂了电话,裴无无奈地扶了扶额。

“放心了吧?”裴无笑着看向余澈,他知道余澈挺怕裴萌的,自从暑假被裴无拐到家里去商量一下公司的办理手续之后,裴萌就跟看上了他一样,死命纠缠。

“嘿!”某个小旮瘩里,裴萌跳了出来,挡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裴无有余澈扶着,才不至于吓到。

“萌萌?”裴无一脸震惊地叫着。

“我就知道你们会自己来,所以我早就跟来了。”裴萌一脸傲娇地看着他们。

下一秒就拉上余澈的胳膊,余澈嫌弃地挪开。

“澈哥哥,我们去游乐园玩吧,我都好久没玩了,我们可以去摩天轮,可以去过山车,可以去鬼屋……”她扳着手指,一个一个地数着。

裴无数落:“小澈还要忙呢,你别……”

“不嘛,就这一次,爷爷~”裴萌知道,裴无最宠的就是她这个小孙女了,于是撒娇道。

裴无为难地看看余澈,老脸哀求,余澈无奈地点点头。

“好好好,你们去吧,早点回来。”裴无跟赶人似的挥手。

*

“大少爷回来了。”原管家向上官弘报告说。

上官弘整理文件也有些不耐烦了,大手一挥:“这里没他的事,让苏辞九推他去外面,不管他们干什么,三个小时内不许回来,我们上官家不养闲人!”

苏辞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眉毛一挑。

“可以。”

上官奈青面无表情地坐在轮椅上任由苏辞九推着。

他的眼神渐渐移向街边的一个大型游乐场,盯住不放了。

苏辞九随着上官奈青的眼神看过去,似乎明白了,买了两张票,鬼屋的票。

苏辞九也是有点小心思的人,主要是她想着上官奈青这样常年不怎么说话的男生,如果被吓了,会不会一个激灵跳起来?

但是当她进屋的时候,苏辞九自己倒是有那么一点后悔了。

这屋子里潮湿不说,还黑漆漆的,她还没被领回来的时候,经常被路家人关在小黑屋里反省,因为路家除了个路梓泉,其他人都不怎么喜欢她。

因此她对黑暗也有了些恐惧,更别说鬼了。

墙壁上的血手印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,上官奈青面无表情地看过去,看到地上的骨头还用拐杖敲了一下。

苏辞九偷偷靠在了上官奈青的后面,这鬼屋里灯光越来越暗,她咽了咽唾沫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